快捷搜索:  美女    名称  交警  美食

阿里健康、IBM、寻医问药……谈如何“互联网+医疗”

[ 导读 ] 人民日报经济社会部健康版主编白剑峰认为,互联网医疗会遇到很多的坎坷,但是也孕育着无限的希望;阿里健康副总裁倪剑文指出,现在,不少院长希望通过互联网来提供服务,这是一个重要的信号,说明互联网医疗的时间点真的到了!

2016年3月23日,网参加了由“互联网医疗中国会”在北京中关村举办的《互联网+医疗》新书分享会。

本次新书分享会出席的嘉宾有:互联网医疗中国会李斌、白剑峰、王晶,中信出版社二分社社长朱虹、中日友好医院信息管理部主任张铁山、IBM中国医疗卫生与生命科学行业总经理刘洪、阿里健康副总裁倪剑文、寻医问药战略发展部总经理姜天骄、医路康健康CEO刘清利、奇云科技创始人罗奇斌、华泰证券医药行业首席分析师杨烨辉、智东西联合创始人兼总编辑张国仁、连康信息技术副总裁赵新远等。

以下是网总结的各位演讲嘉宾的精彩观点:

①互联网医疗中国会发起人、人民日报经济社会部健康版主编白剑峰

以前,大家经常问谁在做互联网医疗,而现在大家常问谁没做互联网医疗,站在风口上,猪也能飞起来,未来可能大家会问谁还在做互联网医疗。互联网医疗是新生事物,就像新生的婴儿,我们完全不必预测它的未来,我们只知道它的未来具有无限可能性。当然,在发展的过程中,会遇到很多的坎坷,但是也孕育着无限的希望。

②互联网医疗中国会发起人、新华社高级记者李斌

一年前,我提出了一个梦想,希望每个普通的老百姓都能拥有自己的私人医生、家庭医生、保健医生。这个梦想现在还很远,如果要实现这个梦想,一个重要的推动力来自科技。滴滴打车把出租车行业给颠覆了,那么滴滴医生会不会也重构医疗呢?作为互联网医疗中国会的发起人之一,最简单的目标是:传播健康,传播未来。

③互联网医疗中国会副秘书长王晶

互联网和传统医疗的融合必然会涉及到现在的医改。医改的根本原因在于卫生医疗体系总体效率低下,这表现在几个方面,一方面大众全民享受的医疗卫生资源水平非常低,有可能是因为短缺造成的,或者因为存量医疗资源的匹配方式出现了问题;同时,还有大量的浪费,存在大处方、套保、骗保等众多问题。大医院医生看小病,基层医生比较闲,重复开药。还有药房。另外,药企没有意愿生产高性价比的药,加上药品的供应链陈旧,导致效率低下……

所以综合来看,医疗服务的供给方、需求方等都出现了问题。这么多问题如何解决和缓解呢,这就是互联网医疗以及本书要讨论的问题。

④IBM中国医疗卫生与生命科学行业总经理刘洪

医院的不合理性一定是有的,但是存在的价值也有。中国人在医疗健康上总体的花费很高,因病致穷的例子很多。我们没病的时候,不会在健康上花钱。

互联网应该提供人们对医疗健康消费的认知和理念。如果能够做到在没有患病的平时,人们花点钱找个医生咨询、预防,或做健康保障,而不是等到患病之后再去治疗,我觉得智慧医疗这个事业就成功了。

⑤中日友好医院信息管理部主任张铁山

互联网能做的是优化供需和生产关系,这个价值可以非常快地显现,这也是我们传统医疗机构最大的诉求。

大家需要区分两个概念,患者服务和医疗照护。派车把患者从家里接到中日友好医院来看病,把这件事情做出花儿来都没问题,但是这跟诊疗没有关系。为患者倒水,让患者感到温暖,帮患者更容易找到医生、科室等,这是传统的用户服务的概念。这些事情,互联网是大有作为的。而医疗照护我们一直在用更好的方式在做。

互联网可以给医疗的供给侧改革,第一,那些医疗机构本身在做,但是做的不好的事情,互联网可以帮助它做好;那些医疗机构本身应该做却没有做的事情,互联网应该帮它做起来。

⑥阿里健康副总裁倪剑文

以前的互联网医疗是围绕着线下的医院在“打转转”,没有切入到医疗服务本身,只算是咨询服务。现在,很多医院开始通过互联网来提供医疗服务。

我觉得,一直到现在,才真正做到了“互联网+医疗”。为什么?从我自己跟医院接触当中,我深刻地感受到一个信号,行业已经到了“觉得可以把医疗服务搬到互联网上去”的时间点。虽然国家并没有出台任何鼓励可以做互联网医疗的政策,但是不少院长找到我们希望通过互联网来提供服务。所以说,互联网医疗的时间点真的到了!

阿里健康的网络医院2015年12月上线开始对外提供服务,早在乌镇互联网医院前就已经开出了电子处方,只是没有对外宣传。实际上,公立医院并不是那么保守,阿里健康网络医院已经有几十名医生在提供服务,套用了物价局给出的线下医院的价格体系,线上线下同价。

我们跟医院的HIS系统对接,以前是向医院“讨”电子处方,现在他们大方地跟我们分享,因为医院拿了也没用,只有我们才能提供全国范围的配药。

2016年1月18日,网络医院下乡产生了很大的社会效应。通过与农村淘宝的村淘合作,让村淘合伙人变成网络医院的伙伴,以前的电商现在增加一个虚拟的诊所,解决农村的村医水平低、人员老化、药品缺乏的问题,对原有的村医体系形成有益的补充。农村淘宝已经有15000个村,今年的目标是5-10万个村,阿里健康要通过农村淘宝把“互联网+医疗”服务送到乡下去。

⑦寻医问药战略发展部总经理姜天骄

应该以长远、变化、乐观的眼光来看互联网医疗。最初,亚马逊网上卖书也是备受挑战的。有人认为,书要翻一翻看一看才最终决定买的,在网上买的话翻看不了,让我翻看的话我就不需要买了,你不可能实现这种模式,不可能在网上卖书。后续亚马逊通过非常多的手段,包括读者的评价,包括跳页让用户翻阅,这种的方式也实现了,实现了更好的图书售卖。

在线问诊未来的机会点,第一目标是构建可信任够权威的服务平台。如果免费恐怕永远无法实现,因为医生是自尊心非常强的。

互联网医疗可以起到分诊的作用,我们需要提供医疗资源的使用效率。

互联网医疗模式非常多,各种各样,有帮助医生去建立病例讨论,医生的社交、围绕医生去服务的、围绕医患服务的、熟人的医患等。如果在线问诊的模式还没有成功,那么互联网医疗的征途只是刚刚启程,还远远没有达到发展的高度。在线问诊是否成功,是衡量互联网医疗整个行业是否得到真正发展非常重要的标志。

⑧连康信息技术副总裁赵新远

谈互联网,谈互联网医疗,谈医疗的生态和重构,如果不谈互联网时代的e患者,这是有缺憾的。怎么讲呢?首先讲医疗生态,什么叫生态?生态要包括所有的干系人,保险、医生、医院、政府医疗的主管部门,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干系就是患者,如果我们不把患者纳入到我们医疗生态,医疗生态是缺损的,是不完整的。

有了互联网,患者可以方便地查找医学资源和知识,甚至可以跨国去寻找。所以今天的患者,有知识可以成为专家,有经验也可以成为专家,正所谓久病成良医。

互联网下,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时代可能要结束,可能要改变,所以我觉得e患者在互联网时代要发生。医生要体现他的价值,要给人信任,患者要得到他应该得到的信息。

现在,我们的多学科团队里都是医生,而在国外,多学科团队重要一个成员就是患者。但是,我们中国还没有把患者纳入到多学科团队中。这个时代正在变化,正在改变,我们必须要关注,要拥抱这个即将变化的时代。

有了互联网以后,患者可以用知识武装,或者通过互联网赋予自身能量。患者知道了医疗知识后,可以参与到治疗决策当中。在美国,患者要参与医生对他的治疗决策当中。

最后,张铁山、刘洪、倪剑文、刘清利、罗奇斌、杨烨辉、张国仁、赵新远等医疗行业人士、创业者在圆桌论坛环节分别就医改、互联网医疗盈利模式、未来创业方向、精准医疗、智能可穿戴设备等方面展开了讨论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